景恬控股集团 logo

景恬投资咨询,云集先进财富管理力量

景恬控股集团
微信公众号
| 咨询热线 400-820-8529 021-58986080
安踏半年业绩超百亿:狂奔的斐乐,犹豫的资本
发布时间:2018-08-20 12:04:57

连续多年以20%左右增速领跑行业的安踏(2020.HK),2018年在这个相对平滑的增长线上,制造了一个骤起的坡度。8月14日,在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安踏一改过去常用的红色背景而选用黑白底色,背景图中最显耀的位置上,金色书写的“勇夺三军”赫然入目。

2018年中期业绩收入达105.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1%,安踏刷新了国内体育品牌半年最高营收纪录。而从2015年全年百亿到2018年半年百亿,安踏只用了两年半。

斐乐狂奔

2017年,安踏集团为上市十周年布置的展览中,安踏已经不再是唯一主角。安踏集团给足了戏份,让斐乐(FILA)、迪桑特(DESCENTE)、斯潘迪(SPRANDI)等安踏集团新晋收购的品牌在参观者面前一一亮相。安踏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更是将“多品牌”的布局放在安踏集团下一阶段重要布局中。

“斐乐在集团内的营收占比不在此次中期业绩报告中。”尽管安踏执行董事兼集团总裁郑捷面对记者再一次回避斐乐的营收占比问题,但其在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曾称,斐乐的营收占比已经接近安踏全部营收的30%,2017年安踏在上半年的营收为73.2亿元。郑捷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透露了另一数字,“斐乐的增速仍然在85%以上。”郑捷同时透露,斐乐3个月新品售罄在60%以上。

愈发重要的营收占比、强劲的增速,刚刚签下TFBOYS成员王源的斐乐,已渐渐从一块安踏“多品牌”布局上的试验田,成长为安踏继续贯彻这一理念的信心所在。

在业绩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出“市场有担心,安踏走多品牌道路,收购太多会有反效果,想问安踏如何看待这个说法?”时,因“嗓子不舒服”没有回答任何问题的丁世忠,将这个问题交给了郑捷。郑捷称:“我不知道你说的反效果是指什么?因为从上半年我们看到了很正面的推动。挑战是有,但是我们看到更多的是机会。”

而在年初的安踏内部年度盛典上,丁世忠已经把2018年作为集团“创新赋能,多品牌全面发力”的一年,其中斐乐扮演了至关重要的发动机角色。截至6月30日,斐乐(包括FILA KIDS、FILA FUSION)门店数量为1248家,较去年年底增加162家。

在斐乐打下头阵后,安踏有足够的耐心和实力去面对市场培育的时间。6月,吴彦祖成为安踏公司旗下另一高端品牌迪桑特中国区品牌代言人。此前,安踏集团已经将迪桑特定位为公司在高端市场布局的重要棋子。

斐乐、迪桑特,以及同样以合资公司形式引入的韩国户外品牌可隆、2017年收购的童服品牌小笑牛,都属于安踏公司在中高端市场布局的内容。斐乐的高速发展,也让安踏集团确信公司能够与中高端用户群体发生交互。

此外,郑捷也向记者透露,公司将继续执行收购其他品牌的战略。郑捷向记者称,“除了儿童部分,我们还是聚焦运动,所以非运动品牌我们不会去看;第二,希望品牌有一定知名度和特点,有差异化,和目前我们的多品牌形成互补;第三要看合作和购买条件,主要是价位、成本方面的考量。”

犹豫的资本

虽然安踏交出了一份亮眼的年中业绩,但在当天,资本市场并未笑脸相迎。

财报发布后,安踏股价瞬间拉升4%以上,一度触及42.5港币,但随即大幅跳水10%以上,最终收报36.5港币,这也创下了安踏今年单日跌幅之最。郑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个人猜测市场可能是担心安踏的经营现金流入净额,比去年同期下降6亿,和股东应占溢利有3.6亿左右的差异。

安踏集团董事兼首席财务官赖世贤向记者谈到,斐乐的营收流水增长非常快,安踏也保持了高双位数增长,两个业务都比较健康,公司现金流正常。他将公司经营现金流下降的主要原因归为原材料的储备。“经营现金流净额减少的一部分是存货流出,因为此前收购了新的品牌,就产生了库存;第二部分原因是斐乐营收占比在增加,因为斐乐也是直营模式,销售增长带动库存增加,也影响了现金流,但这两块业务都很健康。此外,原材料价格波动比较大,应付款的增长也导致了经营现金流的流出。但整体来说我们觉得减少6个亿在正常范围。”赖世贤称。

郑捷也回复了相似观点,由于直营零售比例占比提升,导致库存数量的提升。另外,羽绒、棉花涨价很厉害,安踏上半年储备了一些大宗商品,并刻意跟一些供应商锁定付款价格,产生了提前支出,其实截至到六月就已经付完,七月份就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看到有一些偏差,但都可控。知道原因了,正好你们现在可以买一点。”郑捷向记者打趣道。

虽然郑捷语气轻松,但在今年6月13日触及历史最高价后,安踏在资本市场的热度有所下降。

6月12日,曾沽空过国药控股的做空机构GMT Rsearch发布的题为《中国体育用品:造假还是惊艳》研究报告,将“大棒”挥向包括安踏在内的数家中国上市鞋服企业。上述报告称,自2005年来上市的16家中国育用品生产商中,有9家福建公司财务造假、虚报利润,涉嫌以欺诈手段夸大收入与利润率,其中安踏是主要对象之一。

报告称,安踏年度营业利润率高至23.9%,远大于国际领导者品牌,在一系列的国际品牌中,耐克最高为13.8%,仅有安踏营业利润率的57.7%,且之前被证明为骗子的公司较为明显的特征也是高营业利润率。

“当天我们也没有睡不着觉,”郑捷认为这份报告不负责任也不专业。报告中将安踏的营业利润率与耐克、阿迪达斯相比缺乏科学性。

“大家都知道,各大体育品牌中国区的业务都是增长最快的,利润率也最高。国际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利润率也非常高,甚至高过安踏。有相关报告指出,耐克和阿迪达斯在中国区的利润率在一定时期内超过了30%,但是这些品牌是世界性的企业,其他地区的低利润率甚至是亏损拉低了他们整体的利润率。目前安踏99%的业务都在大中华区,我们接近25%的利润率是符合事实的。”赖世贤称,安踏的绝大部分业务都在大中华区,简单地以集团利润率做比较,偏差很大。

“安踏在上市后的11年间,跟投资者间的沟通频率相对较高。投资者不仅会来听我们的报告,也会来终端访问,参观我们的公司。在沽空报告发布后,不少投资者自发地提出质疑。当然,投资者有疑惑的地方我们也及时做出了解释。”郑捷称。

尽管GMT Rsearch的沽空报告存在多处漏洞,但安踏的市值仍在过去两个月内由1300亿港币滑落到1000亿港币上下。此外,2018年上半年,安踏集团经营利润率从25.9%降至25.5%,赖世贤称,是因为新品牌带来的一部分亏损。

目标200亿

在实现半年业绩超100亿后,安踏也将向全年200亿的目标前进。

尽管斐乐高速的增长为安踏集团带来不少收益,但面对大众市场的主品牌安踏仍是支撑整个集团营收的肱骨。

今年上半年,安踏集团一共出售5600万件衣服,总收入超过60亿元。强劲增长的服装销售被安踏集团视作营收大幅增长44.1%的主要原因。其中,服装毛利率达到了57.8%,提升了4.3个百分点。郑捷认为,在以服装业务为主的斐乐提升了公司整体毛利率的同时,主品牌安踏也将重新定义其一直的目标群体——大众市场。

郑捷称,安踏不会粗暴提升单品价格,“但因为中产阶级人数增加等原因,现在的大众市场拥有一批不同的‘大众’。安踏也要针对新的大众,制定新的策略。”

在发布会上,郑捷花了不少时间介绍自己在研发和科技上的投入和成果。安踏在财报中称,上半年研发活动占总销售成本的6.2%,同比增加0.4个百分点。而前一日发布中期业绩的李宁在产品研究及开发支出仅占收入的1.3%,研发费用同比减少0.1%。

安踏近来在创新研发方面也是动作频频。2017年底推出的“闪能科技A-FLASHFORM”,是安踏自主研发的高性能科技平台,如今已经运用于超过600万双安踏鞋类商品中。安踏的“雨翼科技”“银能科技”等研发成果也已经被运用在产品上。

另一方面,尽管年初安踏首次提出“全球化”战略,但在现阶段,这一战略对总体营收的贡献度仍然较小。

在中期业绩新闻发布会上,郑捷对安踏“全球化”进行了梳理,“全球化属于‘两条腿走路’。一个是‘安踏国际化’,也就是安踏品牌如何走向国际市场;另一个是‘品牌国际化’,也就是安踏公司通过收购、兼并、合作等方式引入更多世界各地的品牌到集团旗下。”

今年3月,安踏在旧金山推出以汤普森及其爱犬“洛可”为主题的KT3“Rocco版”限量球鞋。售价160美元的KT-Rocco,引发当地千人排队购买。不过某款特定产品的热销与真正进军国际市场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郑捷称,公司开始了“全球化”战略的运作,但具体策划仍有待审慎制定。

在交出半年超100亿的成绩单之后,安踏集团要实现全年超200亿的目标仍然要仰仗国内市场。尽管安踏集团已经提出了“志在全球”的战略,但真正想要赶上耐克、阿迪达斯还需要继续等待机会。(转自经济观察报)

在线咨询

全国咨询热线

400-820-8529 021-58986080

服务时间

10:00-18:00

客服电话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码关注